返回列表 发帖

问责地方政府的问题

本帖最后由 jiangcg 于 2014-11-26 20:34 编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反腐倡廉建设取得了十分显著的成效,国家预防腐败局官员于2012年5月11日在香港廉政公署第五届国际会议上发言时透露,过去30年,中国共有420余万党政人员受处分,其中465人是省部级官员,90余名省部级官员因贪腐被追究司法责任。民众对防治腐败成效满意度由2003年的51.9%上升到2011年的72.7%。

该官员还介绍说,“国际社会对中国防治腐败工作也给予积极评价”,中国清廉指数评分在透明国际组织的排名也在上升。

上述列举的数字,证明了执纪执法部门在惩处官员个人违纪违法行为方面成效明显。事实上,对于官员个人行为,或者对一个贪腐群体的惩治,我们已经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但是,对于地方政府的施政行为,监管起来却面临更多难题。

香港廉政公署第五届国际会议召开13天后,5月 24日,新华社报道了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瑞麟率团访问四川,向媒体回应援建绵阳紫荆民族中学被拆一事。林瑞鳞强调,港方将收回援建学校的200万港元,并将其回拨到特区政府设立的四川重建基金,四川方面表示尊重港方决定。

四川绵阳为一宗涉及60亿元巨资的商业开发项目而拆掉香港捐资400万元援建的中学一事,一经媒体曝光后立即引起舆论围观,招致香港派员直奔四川评估状况。在媒体和各界舆论的逼问下,当地政府与开发商相互指责,推卸责任。绵阳政府方面回应质疑时称,是开发商擅自拆除行为,并对开发商提出严厉批评。而开发商万达集团负责人则直言此事系绵阳政府存在违规操作所致。

围观者不难看到,直接责任也好,间接责任也罢,绵阳市政府是脱不了干系的。或许有人以为,拆掉区区一个400万元的小建筑,留下60亿元的大项目,显然是非常划算的。然而,与这笔经济账带来的收益相比,绵阳市政府“被拆掉”的政府公信,是钱能买回来的吗?

而感到难堪的不仅仅是绵阳市政府乃至四川省。

在香港派员赴四川之前的5月11日,国家预防腐败局官员在香港廉政公署第五届国际会议上还郑重表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比任何政党和政府都更重视防治腐败,在对汶川、玉树地震灾后重建项目和援助新疆与西藏项目资金都实施了事前监督的做法,收到良好成效”。(中国网5月15日报道)
然而,话音未落,绵阳拆校事件就给了我们各级监督部门一记“响亮的回应”。

与灾后重建相关的问题还不止于绵阳拆中学。4月份,媒体曝出,汶川地震灾后重建中,部分单位违规建设豪华办公楼现象屡发。三台县最大的一间单人办公室面积66平方米,超出县级直属机关科级干部使用面积9平方米标准的6.3倍。中江县万福镇、广福镇等9个乡镇党政办公楼项目,楼层高3.6米至4.2米,超出标准层高3.3米的规定。同时,2个镇在党政机关办公楼重建中,违规规划建设广场6591.49平方米、花园3647.78平方米。四川省黑水县规划建设局办公楼项目,实际建筑面积1305平方米,按国家标准应控制在486平方米以内,超出国家标准的169%。

利用全国各地的捐赠善款和重建资金,大肆修建超标准办公项目,这些市县级地方政府的重建乱象,让社会各界寒心、愤怒。援建灾区是一项饱含国人深厚情感的大工程,市县级地方政府擅自行事、任意而为,人们不能不问,上一级的监管在哪里?我们各种监督预防机制为什么没能及时防止事件发生,为什么不能提前协调各方,妥善解决有关问题,确保援建重建项目符合科学发展规划并成为廉洁工程?
事实上,这样的追问也不只限于四川灾区重建问题。近年来,每每发生食品安全事件、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地方干部提拔任用等问题,社会舆论穷追猛打,却常见当事地方党委政府在否认、辟谣、被动回应。又如5月27日《京华时报》报道说,湖南省岳阳市屈原管理区区委组织部公示年轻领导干部结果公告,在其5个职位的正式任职人选中,有4位拟任干部为屈原管理区在职领导家属。而岳阳市屈原管理区区委书记孔福建回应称,“这种情况纯属巧合,选拔程序没有问题”。这种“巧合说”能有多少说服力?如果不是该区委书记智商太高,那就是全国的网友太弱智了。

对社会关注的热点事件及时回应,澄清事实以正视听,这是党委和政府在网络舆论时代必须要做的工作。然而,针对某一事件,即使最后有关责任人受到追究,即使事件尘埃落定,在对地方党委政府行为进行科学有效的监管方面,仍然还有更深层次的难题亟待破解。


(2012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