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也说嗜 好

唐朝肃宗时期的宰相元载是出了名的大贪官,除了金银珠宝、钻石玛瑙、古董玩意这些“常规性”财物,他还有两大嗜好,一是大兴土木,广建豪舍。他在长安城中建的大宁、安仁两座豪宅,大得足以容纳数百户有品级的官员居住;第二个,也是最令人称奇的是元载酷爱胡椒,他收下的胡椒多达八百石。唐朝的八百石是个什么概念呢?据有识者计算,相当于现在64吨!

胡椒也值得贪这么多?得够元载一家吃多少辈子?但是胡椒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属于高官显贵们食用的调味品,唐朝时国内无产,据说要从印度洋西岸的马拉巴尔海岸一带,运到唐朝首都长安,以当时的海陆交通状况,进口而来的胡椒当属极为少有的高级消费品。而这么多胡椒怕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划拉来的。分析元载这个“胡椒癖”,最大的可能大约是由“好”而贪所致。最后发展的结果,不在于吃在口中的滋味,而在于收受积累的过程令他很受用。

元载之后,千百年间,贪官无数,贪敛的对象无非权色财物,而由好而贪,大概是古今不少贪官的共性。嗜权者为争权势逢迎拍马,跑官买官,不择手段;嗜财者见钱眼开受贿索贿,敛财之道不一而足。其实到最后,又有几个贪官是因为缺钱而贪?更有数不清的嗜赌者、好色者,以及貌似高雅、专事古玩字画的“雅贿”爱好者。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个“下”为何“甚焉”?无非投上所好而已。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掌权者有所好,请托者必“甚焉”,前者旨在享受一己嗜好的满足感,后者则为了满足前者的嗜好而处心积虑想尽办法。

其实说起来,一个人有嗜好并不就是一件坏事。相反,一个没有嗜好的人,他的生活一定缺乏趣味。卡耐基说:“你不能单为工作而生活。在现代社会里,你不能只做工作的奴隶。如果你不去游戏、运动、娱乐,你就失去了现代人的资格,同时更失去了生活上重要的元素。你若不在空闲的时间里,做有趣味的事,过有趣味的生活,试问你活了一世,究竟有什么意思?正常的嗜好,使你可以免除一切寂寞、音调、枯燥、乏味,使你将来的晚年过得更美满、更有趣味。”

卡耐基这番话,极有道理。他讲的嗜好显然全指正常的嗜好,而把握正常与非正常的界线与尺度,其实就是一个头脑清醒者辨识是非善恶的界线与尺度。赖昌星创造的一句名言是“就怕官员没爱好”,在某种意义上,爱好会给头脑清醒、洁身自好者带来生活的情趣和快乐,而对意志薄弱者而言,这恰是其人性的弱点。如果不能谨守尺度,这种弱点就如一枚鸡蛋上的缝隙,苍蝇不是专盯有缝的蛋吗?物必自腐而虫生,蛋必先臭而招蝇。思想变质的人一定会使自己变得脆弱,不堪投其所好者一击。一个被不正常的嗜好吞噬的人,他人生的晚年——如果他有幸还有晚年的话,那也注定是凄惨的。

《明太祖实录》记载,朱元璋曾对侍臣说:“人君生当谨嗜好,不为物诱,则如明镜止水,可鉴照万物。一为物诱,则如镜受垢,水之有滓,昏翳泊浊,岂能照物。”这其中的道理,亦应鉴照当今掌权执政者。

(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