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道德之长与制度之短

1569年夏天,海瑞被任命为南直隶巡抚,驻扎苏州。这一任命一经公布,即令南直隶地区许多地方官如坐针毡,寝食不安。据黄仁宇先生在《万历十五年》中记述,当时有的官自动离职,有的请求调任他处。当地一些富绅之家也纷纷把朱漆大门改漆黑色,极力低调。驻在苏州的一个宦官把他的轿夫由8人减至4人。由此可见,一代清官的声威之盛。

无独有偶,有清朝“天下第一廉吏”之誉的于成龙,因其克俭清苦闻名,当他出任两江总督的消息传出后,南京市面上布价骤然上涨,“金陵阖城尽换布衣。即婚嫁无敢用音乐,士大夫减驱从”,“至有惊恐喘卧不能出户者”。大有清官所至,台秋风扫落叶之势。

海瑞和于成龙入仕于不同朝代,在各自20余年的从政生涯中,以清廉之名,成为当时和后世官吏楷模。不同的是,海瑞生不逢时,没遇到好皇帝,其更以舍身痛骂嘉靖皇帝、数度犯颜直谏而为后世留下诤臣史话。于成龙则得遇明君,廉洁奉公,政绩卓著。在封建官僚体制下,二人所处的政治生态环境并无本质差异,最大的区别怕也只在皇帝的昏庸与贤明上了。

用现在的话讲,两位旷世清官都属于廉洁自律典范,其律已之严苛,为他人所不能仿。海瑞官至二品,死后仅余银20两,不够殓葬之资。于成龙历任知县、知州、知府、道员、按察使、布政使、巡抚和总督、加兵部尚书、大学士等职,死后居室中只见“故衣破靴,外无长物”。 以至康熙帝也称其从政之风“人所难学”。因此,清官虽受百姓爱戴,但于政治肌体之的腐朽并无实质的疗治裨益。即便有一百个海瑞为嘉靖皇帝效命,也难以扫除明末官场贪腐积弊。同样,即使于成龙能令“官吏望风改操”,也只不过一时而已。这个康熙年间的清官样板同样不能遏制清代巨贪和坤的出现。而清官之所以享誉朝野,一在于皇帝需要这样的清廉招牌,以期德化臣僚,净化政风;二在于清官其实是少数人,才使有百姓期待情节使然。

古代清官是圣贤道德的信徒,却不是制度的必然产物。而道德之长,永不能补制度之短,于今亦然。

(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