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商战兵法的糟粕

商场竞争日益激烈,商人经常以“商场如战场”来自警自励。因此,中国古代兵法权谋被许多人拿来借鉴,从中汲取灵感。书店里也充斥着将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等古代军事谋略演绎为现代经商宝典之类的书籍,版本繁多,装帧精美,有的高档礼品书,一套书动辄上千元,可见颇有市场。

战场毕竟不同于商场,战场上的谋略也并不都适于商场。兵不厌诈,胜利为本,这是战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提倡合法有序的竞争,是要建立好的市场经济,而不是放任经营者为谋取利益最大化而不择手段,为所欲为。现在有些经济领域内商业贿赂盛行,从行为上看,是一些心怀不轨的商人和心存贪念的官员相互勾结,搞权钱交易;从思想上讲,可以说,古典权谋中的糟粕为这些人提供了收买权力逐鹿商场的思想营养。

晋献公欲伐虞国和虢国,因两国联盟,没有取胜把握。大夫荀息献计:听说虢公好色,我们不妨送些美女给他,与他结盟,使之沉迷酒色,消磨意志。同时我们再用重金贿赂西北部的犬戎国君,让他攻打虢国,打破稳定局面,我们伺机而动。待犬戎出兵后,我们再以重金贿赂虞公,让他借道给我们去讨伐虢国,虢国既灭,虞国可得。晋献公依计行事,将国中所藏珍宝良马美玉拿出送与虞公。虞公贪小便宜吃了大亏,没有看清晋国险恶用心,借道与晋。虢国不敌犬戎和晋国两路兵马,很快被晋灭掉。晋国回过头来,就把虞国灭了。这是“三十六计”中的“借道伐虢”计。不难看出,晋国打破虞、虢联盟的关键战术,不是兵强马壮,而金钱美女,“糖衣炮弹”,后者比金戈铁马真刀真枪地厮杀,厉害多了。

周桓王三年,郑庄公联合齐鲁伐宋。宋襄公问计于司马孔父嘉,孔父嘉的计策是:用重金收买卫国,让卫国联合蔡国,袭击郑国都城荥阳,制造郑庄公的后顾之忧,以此可退郑兵。郑庄公果然中计退兵。卫国也是无利不起早,因此助宋解围。

再看著名的秦赵长平之战。赵国被秦军坑杀四十万人,关键不是赵括纸上谈兵能力低下,而是赵国国君听信大臣谗言,弃用廉颇所致。为什么赵国大臣会诋毁廉颇?不是内讧,而是秦昭王采用范睢计策,特批了两万两重金,派人专门贿赂赵国贵族大臣,使之在赵国朝廷上为秦国说话,作了秦国代言人。这是赵国用人失策的根本原因。

古典兵法谋略中,以金钱、美女、珍宝贿赂对方君臣将相,几乎是通行的规则。很多战例,都是贿赂先行。我们看到,在当今的商业贿赂中,商人公关掌权官员的设计思路并没有超出古人的路子,一些不法商人已将古典兵法中的计策用得驾轻就熟,而中招落马的官员俯拾皆是。官员受贿(或接受贿赂条件)后,即在政府中充当商人的利益代言人,当事双方无不以暂时获利而皆大欢喜,但从结局看,往往又是两败俱伤。

对于官商两途,乃至整个社会各界,道义上的教化训导永远不能代替法治的刚性约束。自古以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几乎就是一条自然律,总是会有人财迷心窍以身试法,因此,法治从来也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道德律令和法治高压需要相辅相成,时时保持在线状态,才能取得双管齐下以正压邪的长久功效。

(2009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