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上访者缇萦

中国古代有“医圣”之称的张仲景在的他医学名著《伤寒杂病论》序文中提到了另一个名医“仓公”,他说:“上古有神农、黄帝、歧伯;中古有长桑、扁鹊;汉有公乘阳庆、仓公;下此以往,未之闻也。”张仲景如此高评这个仓公,可见此人名气之大。

仓公原名叫淳于意,是汉朝初年著名的医学家,山东临淄人,因他曾任齐太仓长,所以人们尊称他为“仓公”或“太仓公”。 名人之“名”可以带来很多好处,当然,有时候也会惹祸上身。仓公就因为没有给齐文王刘则等一些王公贵族看病,而得罪了这些权贵,当地官府听信诬告,把淳于意抓起来,送到长安受刑。

淳于意生有五个女儿,小女儿缇萦坚持随父进京,并上书朝廷,申述父亲无罪,并愿意卖身为奴,替父顶罪。名医被抓本身就有轰动效应,缇萦救父之举更是震动朝野。汉文帝亲自过问此案,终使淳于意冤情得雪,被赦免回家。

如果淳于意果真受刑,怕是要被砍掉一条腿或者遭受削鼻割耳等肉刑。缇萦上书时,正是汉文帝十三年,史称“文景之治”的时期,皇帝很开明。当时文帝深感肉刑残忍,下令改革刑罚,将当时普遍使用的黥刑、劓刑、刖刑,改为笞刑(用竹板或荆条打脊背、臀部或脚部)。所以淳于意免受残损肢体之苦,实在是很幸运。

这段故事历来被作为孝道典故而广为传颂。现在我们更愿意从另一个角度,也就是上访者的角度来分析。缇萦敢于随父进京并自愿为奴救父,这是孝道在先。但事件后来的发展则不是她自己能左右的。最关键的首先是缇萦的上访信能否送达文帝手里,这关系到信访渠道是否畅通的问题,其次是文帝是否能够在百忙之中过问案情。以现在的情形看,即使上访信真的送到了主要领导案头,如果主要领导因公务繁忙而批给职能部门处理,职能部门再依次层层批转,这种信很可能被打回原地,变成公文旅行游戏,导致上访人的权益得不到及时维护。

因淳于意本人名声大,又有孝女救父的轰动效应,所以这件事能够得到高层领导的重视,并以负面事件的有效解决来形成正面社会效果。当事人换作一般百姓,恐怕就不太好办。另一方面,史称文帝止辇受言,善于纳谏听民意,外出视察只要有官员上书陈言者,哪怕正在路上,也一定会停下车马接待。这种处理信访事件的态度对化解信访问题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容斋随笔》的作者洪迈在评价这件事时说,如果像文帝一样处理政务,天下事哪会有拖拉不决的呢?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老百姓真的需要各有关部门的官员能够拿出文帝处理拦轿子上访者的态度,来处理事关百姓切身利益的问题,不要见上访者就猛踩油门开溜,不要看到上访信就转。如果能这样,社会就会多一分稳定、和谐,少一些越级群访和群体性事件。

(2009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