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更好的生活

明代才子文徵明诗书画俱有造诣,而逾近晚景,声名逾隆,求字索画者踏破了门槛。年近90时,仍可挥毫不止。据说文老爷子去世之时,正在给他人书写墓志铭,还没写完呢,“便置笔端坐而逝”。如此死法,真是难得的境界,再好不过。

文徵明之高寿,也极为难得。现在看来,在耄耋之年仍可矍铄挥毫者有的是,不算什么新鲜事,但那是在明代啊。有研究者说,明代中后期人的平均寿命也就60岁上下,也就是说,1559年,文徵明端坐而逝之时,已比同时代人多活了30年。

而这30年,恰是文徵明人生中最自由最快意的时期。看他人生履历可知,57岁时他辞官不做,决心归隐终老。而难以想象的是,文徵明穷尽前大半生精力去做的一件最大的事,就是考取功名,结果从少年到白头,考到54岁,仍然不得其法,投入与产出严重不相称,平生志愿难酬,而人生已近乎休矣。好歹经人推荐做了个小官,结果一入公门,便觉味同嚼蜡,三年里连打三次辞职报告才得解脱。但自此以后,这个失败的小官吏却完成了他人生的华丽转身,成就了一个留名后世的文学家、书画家。

我想文徵明主动“退休”,其最大收获不是文艺方面的名利物质,而是倦鸟归林、鱼入湖海之精神自由,其大半生未曾以善始,奔波劳碌,得不偿失,而其小半生则以志趣养生,恬淡自怡,而得善终。

文徵明如何稀释心中巨大忧结,在官场失落之时寻找内心的平衡呢?这个问题绵延久矣,直到现在的官场,也是一个难题。从文徵明的《知福歌》中,我们似乎可以窥见他人生后30年幸福生活的全部密码:
“小小房,低低屋,粗粗衣,稀稀粥。命该咬菜根,莫想多食肉。惟适意,怕甚的,鬓斑斑,且开怀。为甚的,眉蹙蹙,看上虽不如,比下当知足。日食三餐,夜眠一宿。随意家常,平安是福。也不求荣,也不招辱。待时守分,知机寡欲。有大才必有大用,有余德必有余禄。乐善存心,不欺不惑。时时刻刻净灵台,莫教秽污来昏触。算甚么命,问甚么卜。欺人是祸,饶人是福。若依斯言,神钦鬼服。”

抛开其中的宿命论,如果简而言之总结这首歌的精神实质,正可用另一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名士陶渊明之言——“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

当然,人生在世,总是要食人间烟火的,如果一味提倡清心寡欲,那么大家只好都去做和尚。合理合法的欲求一直是我们这个现代社会以文明的方式向前发展的动力。现在的问题只是,戚戚于贫贱者、汲汲于富贵者太多,他们不平衡不甘心,即使日食五餐,夜眠豪宅,也不开心,反倒可能闻警笛而惊心,见纪委而丧胆。挣得这样的生活,查其经济来源,必不清白,而观其精神世界,已是物欲囚徒,这难道是他们一直努力要追寻的更好的生活吗,显然不是。所以,“时时刻刻净灵台,莫教秽污来昏触”,文徵明“知福”之法,堪为得道者言。

(2010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