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破格式”成长

最近关于年轻干部提拔任职的持续争议,形成了2012年五四青年节前的舆论热点。社会关注源于各地此伏彼起的年轻人超常规升职新闻。最新一例是湖南湘潭市岳塘区“90后副局长”的任前公示:1991年出生的“王茜”将被提拔为湘潭市岳塘区发展改革局副局长,并将“上派到国家发改委办公厅任副主任科员,跟班学习”。后续报道称,由于受到公众强烈质疑,当地又决定暂缓任用王茜。

在此之前,29岁的周森锋任湖北宜城市市长;23岁的王然任山东新泰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副局长,25岁的刘婷婷被任命为新泰市人民法院副院长。还有,28岁的张辉升任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副厅级),去年11月,张辉被平调任命为济宁市委常委、市中区委书记,级别没变,但显然权重一方。

近年来,颇为密集的年轻干部快速升职的新闻,一次次搅动舆论敏感神经。借助网络传播,全国范围内对这类事件的质疑和争论很快形成为当前影响广泛的舆论沸点。

其实大多数人的质疑出发点并不针对于任职事件中某个当事人的品评。给年轻人机会让他们得到锻炼与成长,给他们以空间让他们发挥聪明才智服务人民,这在倡导改革开放创新发展的时代,理应成为社会共识。在道理上,相信没有人会认为不应该给年轻人创造条件激励其发展,因为每个人都要从年轻时代走过来。

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从科员、主任科员、副处、正处、到副厅级,如果按照条件一步步走过常规的发展程序,那么他也人届中年,不再年轻了。这些台阶和步骤,在一般的情况下,是不能省略的。而党政机关干部职务的升迁并不能像学生跳级那样,具有可以量化的标准,比如通过相应级别的考试就可通过,就可获得相应的资格。因此,在这个不易被突破的程式化框架中,年轻干部破格提拔使用引发质疑的核心问题,也就是人们最想搞清楚的其实还不是程序性问题,而是公平与公正的问题。

现实中,往往具有相同能力的年轻人没有同等公平机会,而提拔使用的过程往往涉及暗箱操作,不公平也不公正,致使一些地方的选人用人经不起质疑,结果一拿到阳光下接受社会品评,就难免站不脚,搞得方方面面都被动。

选人用人,无疑需要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标准,对于年轻人而言,往往因为工作经历少、年限短而缺少实际可信的资历,因此对其德与才的考评很难有令各方满意的标准。有的年轻人“火箭式”升迁的背后,无不有一只“上级领导”的手在托举。至于这只“看不见的手”是伸出的腐败之手还是伯乐相千里马之手,那只能靠时间来检验。

中央印发的《2010-2020年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规划纲要》早已提出,要“创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有利于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健康成长的社会环境,实现人才资源的整体开发与合理配置”,这样的要求实现起来并非易事。

在坚决整治用人不正之风的前提下,创造有利于年轻优秀人才健康高效的成长环境,不能靠个别领导慧眼识英一手打造,需要在选人用人的制度层面进行更科学更灵活的设计,让年轻人在实践中成长,在基层中锻炼,用实实在在的业绩说话,用群众的眼睛去观察和评价,这应该是年轻人成长的基本遵循。只有具备有这样的条件,年轻人的破格升职才能令人信服。最典型的例子,如团中央第一书记陆昊。他28岁到国企任一把手,三年时间,把一个连年亏损、有着5000多职工的制呢厂扭亏为盈。陆昊32岁担任中关村科技园管委会主任,成为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又使中关村成为最具活力的中国"硅谷"。年轻人有这样的能力和业绩,破格提拔时谁不信服呢?

年轻人是未来的希望,是社会发展的鲜活动力。年轻人成长的速度与质量,能在一定意义上,彰显出社会发展进步的绩效优劣。年轻人如同一粒种子,应该适时地被播撒在春天的土地,让他们深深地扎根于基层,社会需要给予适合他们高质量成长的土壤与气候,与此同时,社会公众则有权利知道这种培育的过程,这亦是民主进程的体现。

(2012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