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知耻者知廉

三国两晋时期,有一官员叫胡质,为官清廉,勤于政事。其子胡威以为父亲榜样,做清官,名声也很好。晋武帝司马炎闻听胡氏父子廉洁,召见胡威,大加赞赏,并问他:“你和你父亲相比,谁更清廉?”胡威答:“我比不上我父亲。”晋武帝问为什么,胡威说:“我父亲清廉不愿意让人知道,我是恐怕别人不知道,所以我比我父亲差远了!”

胡氏父子二人对清廉之名的态度很值得玩味。他们处境不同,想必囿于当时当地的官场环境,低调内敛或作应景表态,都有其必要性。但本质上,他们言行合一,台上说到台下做到,这是相同点,也是最重要的。所以胡威自我表白,就不怕别人说道。

做官从政,有时侯表白自己是必要的,而表白的动机和目的却往往因人而异。

清廉者的表白发自内心,坦露的是人格气节:“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这是被康熙皇帝赞为“江南第一清官”的张伯行说的。尤其是“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读来令人感佩不已。中国历朝历代,律己严苛、令人景仰的清官多有例证,他们以不廉为耻,把权钱交易看作是对其人格的侮辱,宁可家财不值一文,不可声名受损半分。

贪浊者的表白,刻意矫情,往往是为了掩饰问题,转移视线,套话应景,这与胡威清廉恐人不知的行为有着本质的区别。台上讲廉政,台下搞腐败,这样的事情在今天看来,已不稀奇,而在为人上“不值一文”者,也已太多了。所以,很多人对当今一些官员的自我标榜,往往当戏看。

清廉者其实不会刻意表白自己,但他们在行为上却一直恪守为官做人的尺度,留取口碑任人评说。另外一些人宁可声名狼藉,也要捞取钱财,早已不以为耻。对这类人,清末思想家顾炎武早就看透了:“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所以,说几句廉洁自律的话,演几出拒礼拒贿的戏,甚至在法庭上、高墙下声泪俱下地忏悔,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近年来,年终述职述廉活动在一些地方搞得有声有色,作为党风廉政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也产生了积极的效果。但大家都明白,在口头上,都是一个比一个廉洁,谁也不会以浊者自居,有问题的官员怎会在这种场合不打自招?相反,一些人也正借此机会,面向组织和群众,把自己狠狠地“表扬”了一番。对这样人,群众看得很清楚,组织上更该看仔细了。

(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