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内省不疚

宋朝有个文殿学士叫赵概,曾与欧阳修同朝为官。但欧阳修看不起他,觉得他没什么本事,遂在得志时让皇上把赵概给贬了,降职使用,原因只是没有文采。后来欧阳修失势,也被贬了,发落到滁州。在这期间,赵概却两度上书朝廷,替欧阳修鸣不平。赵概不计前嫌,为朝廷计,以大局为重,不以私废公,心胸之阔达令人赞叹。赵概后来与欧阳修成了莫逆之交。

赵概性情静默少言,待人仁慈宽厚,修为甚高。史料记载,他有一个修身养性的办法,就是在家中准备两个盒子,一把黄豆,一把黑豆。每天回家想想所做的事,如果做了好事,就往一个盒子里扔一粒黄豆;如果做了不好的事,就往另一个盒子里扔一粒黑豆。然后看看自己做的好事多还是不好的事多。据说一开始,黑豆的数量多于黄豆,但以后是黄豆多过黑豆。

为人处世,有时难免虚伪,赵概用黄豆黑豆的办法来自我反省,提升修养,这个办法确实有趣而有益。中国古代官员都极重自我道德修养,修身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第一关。而用以修身最重要的一项道德训练就是自省。赵概的办法也源于孔子的弟子曾子所提出的每天“三省吾身”。这个提法,我们现在一般叫自省。

每个人都有自省的时候,每一天夜阑人静之时,每个人都得面对自我,面对内心。这时候不需要虚伪,不需要矫情,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最清楚。所以赵概扔豆自省的办法,也适用于今天每一个人,尤其是从政为官者。但事实上,敢不敢坦诚地面对自我,敢不敢剖开心灵自我检视,这种自省的勇气首先是检验一个人道德水准高下的标尺。贪官也会自省,在任时多以侥幸来自我安慰,而案发后的反省又于事无补。那是因为他们对自己都不够坦诚,或者说,把自己也蒙蔽过去了。

所以在平时的自我内省中,到底应该思考一些什么问题是很重要的。曾子“三省吾身”的三个问题是:“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也就是说替人办事有没有不尽心不尽力?与朋友交往有没有不讲诚信?师长的教导有没有加以温习?仅就这三个问题而言,许多以权谋私者、搞权钱交易者的行为完全符合前两条,比如他们替请托人办事尽心尽力,替所谓“朋友”谋取利益非常“讲信用”,拿钱就办事,办事有“收获”。如果官员每天这样自省,那他“三省吾身”,就毫无意义。

事实上,曾子讲的内省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临大节而不可夺也”。也是后来孟子讲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的标准。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面对大是大非,不逾党纪国法。金钱权力可以让鬼推磨,但买不走一个有节操者的做人原则。这也是历代贤士如赵概者,所恪守的道德信条。

那么自省到什么程度才算过关?曾子的老师孔子早就给出了答案,他在回答弟子司马子牛关于“君子”的提问时,说了四个字:“内省不疚”。你自己反省,感觉无愧于心,这就行了。这是个看似很高的标准,而做起来也完全可以变得简单:以党性原则为要求,以党纪国法为准绳,如此,小者可修身齐家,大者可治国平天下。

(2009老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