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记录高尚

三国时期,魏国大将军田豫在职期间,经常接受别人送来的礼物。当时的少数民族鲜卑族素利等部落,时常来拜见田豫,并给田豫送上牛马和其他礼物。牛马多少是一些少数民族的财富标志,对他们来说,属于贵重财产。田豫照单全收,但随即把这些礼物交给了官府。部落使节得知这一情况后,反思了一下,结论是,送牛马这些大宗礼品招摇过市太显眼,容易给田大将军带来负面影响。于是,在下一次拜见时,使者改变了打法,改送黄金,而且是在公开会见之后,私下里单独送给田豫。显然这些使节很懂送礼的潜规则,田豫也很给他们面子,照样把金子收下了。

在收受礼物、礼金的第一个环节,可以说,田豫跟古今很多官员(除了少数清官)的做法是一样,不好意思驳人情面,就收了。但在第二个环节,关于所收钱物的处理上,田豫的做法又跟大多数古今官不同。他把每次收受礼物的情况都一一记录在册,然后全部送到官府的仓库里,充公了。比如收受黄金这件事,数额很大,性质很重,田豫会如实向他的最高领导皇上魏文帝递交书面汇报,并且说明,曲意收受少数民族礼物,旨在维护民族团结稳定之大局,并无私念。皇上对他的做法十分赞赏,还给他赏赐。
田豫的做法其实并不出奇,简单说,就是严格执行了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有关规定,在古代官场,这是一种难度更高的道德自律。

现在很多官员,也有记录收受钱物礼品的习惯。媒体上经常曝出某某官员案发后,被查出各式各样的受贿笔记,比如陕西渭南市临渭区交通局原局长雷建民,记了27页收受钱物清单,大到以万元为单位的现金,小到一盒月饼、烟酒的包装款式。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被控单独或与其妻子周晓亚受贿1625万元,周晓亚在庭审时称也有一笔记本,记录了88笔收受事项。这样的例子,在网上一搜,就有很多。

其实在职期间按受方方面面的馈赠,尤其逢年过节时,在古今官场,都是避免不了的事情,有时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当然树不欲静而主动“招风”的事情则当另论。很多人最后走向犯罪,究其最初的蜕变轨迹,往往跟他们没有处理好收受钱物的用途和去向有关。自己留下了,就涉嫌受贿犯罪,或者涉嫌违纪;上交充公,就是廉洁自律,干干净净,了无后患。所以说,如果官员能像田豫一样——既然不便当面回绝,那就作迂回处理,估计会产生两种直接的正面效果:一是出于功利目的送钱送物的人会望而却步,送了也白送,他不吃这套,岂能以权谋私为请托人办事?那谁还要送呢?二是因受贿犯罪的官员会大幅减少。但这里有一个重要前提是,官员没有私心贪欲,不以权谋私,也就是林则徐所说的“无欲则刚”,这一点,其实最难。

古今官员的收礼笔记,内容形式均无大异。但如果运用这样的记录,衬托的是两种有云泥之分的人生境界:清廉者,是在记录高尚,贪腐者,则是在记录堕落。

(2010老姜)

返回列表